加载中........
×

JAMA:2/3被霸凌的住院医没有求助!"少年的你"谁来保护?

2019-10-31 作者:Violet   来源: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
Tags: 医学教育  霸凌  

近几天,电影《少年的你》上映,虽然是一部校园青春题材,但让很多观众哭着出电?#38712;海?#26356;让大家聚焦“校园霸凌”的?#36136;?#38382;题。

2018年,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结的校园暴力案件共计1000余件,至2017年呈下?#30331;?#21183;。


(?#35745;?#26469;源:微博“人民日报?#20445;?br>

关于“校园霸凌”“校霸”“职场霸凌”的新闻屡见不鲜,“一名小女孩被打欺凌”的视频、“日本学生十连休后自杀”“乌克兰8岁男孩被纵火烧伤”等等,造成的结果不免让人唏嘘感叹。

联合国儿基会与联合国秘书长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特别代表在9月4日联合发布了一项调查,涉及到30个国家、年龄在13-24岁的逾17万名年轻人。

结果显示,大约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曾遭遇网络霸凌,约五分之一的年轻人曾为躲避网络霸凌和暴力而逃学。可以看得出,霸凌?#24418;?#26159;普遍存在,不?#27490;?#30028;的。

据报道,8月21日,印度北方邦萨法伊医科大学(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 in Safai village)的150名大一医学新生被?#31185;?#21059;光头,?#20260;?#26657;园霸凌。


(?#35745;?#26469;源:微博“梨视频?#20445;?br>


什?#35789;?#38712;凌/欺凌(bullying)?


有研究定义为一个人或多个人对另一个人表现出敌意或反复的压?#21462;?#27450;压?#21462;?br>
霸凌?#24418;?#23545;于受欺凌者可能会造成身心方面的伤害,而有研究称医学教育中的霸凌?#24418;?#20135;生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。

不仅是受训者的健康,患者也可能会受到影响,大多数患者每天是在医院里度过的,他们依靠医务人员的医疗专业知识来支持他们的健康。

据报道,医学教育中的霸凌的比例会因培训水平和国家的不同而有所区别。


(?#35745;?#26469;源:Pixabay)


医学院的“霸凌”直接影响从业


约?#30149;?#38669;普金斯医疗集团对医学教育中的欺凌?#24418;?#36827;行?#25628;?#31350;,文章发表在JAMA上。

研究者们在内科培训的考试(IM-ITE)结束后进?#26800;?#26597;问卷,受调查者自愿选择完成。参加考试的26021名内科实习生中,有24104名(93%)完成了调查,21212名(88%)允许他们的数据用于研究目的。

?#20999;?#35748;为受到欺凌的人被要求描述类型(语言的、身体的、性的或其它)及八种后果,还有他们是否寻求帮助。

13.6%(n=2876)的人说,他们自住院培训开始以来遭受过欺凌,其中31%的?#25628;?#27714;过帮助。

欺凌类型中,言语骚扰最常见(80%),然后是其它(25%),身体骚扰(5.3%)和性骚扰(3.6%)。

后果?#26469;?#26159;感到职业倦怠(57%)、表现更差(39%)、抑郁(27%)、不受影响(24%)、体重改变(15%)、饮酒(6%)、表现更好(6%)、退出培训(2%)、非法药物使用(1%)。


住院医师的?#30007;?#29305;征与欺凌?#24418;?#26174;著相关呢?

?#30340;?#35821;而非英语
说英语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为12%,而其它语言为18%。

更高的研?#21487;?#24180;级
一、二、三年级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分别是10%、15%、17%。

国际医学毕业生
与美国的实习培训(11%)相比,国际实习培训的受训人员受欺凌的几率更大(17%)。

考试成绩
考试成绩前、中、后三分之一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分别是12%、14%、15%。

而此项研究中欺凌?#24418;?#22312;性别方面没有明显差异。

当然,每人?#20113;?#20940;的定义可能不同,这会影响调查结果。研究者还指出,该研究不能反映实际发生的欺凌,因为来自上级、同级或其他人?#20405;?#25509;的轻微骚扰在本研究中是没有提及的。

相信采取措施消除欺凌对良好的学习环境至关重要,这肯定也能促进医学实习生的专业发展,有利于患者的病情。

很多学者对医学教育中的霸凌?#24418;?#37117;进行过研究,而有研究表明只有31%的培训项目负责人意识到在过去一年里有人欺凌他们的学员。


(?#35745;?#26469;源:Pixabay)


阻止“霸凌?#20445;?#27599;个人都可以做保护者


霸凌可能是很多人所面临的问题,并不是偶发事件,而是长期性的,而?#19968;?#22810;次发生,霸凌给受害人带来的心理阴影可能是伴随一生的。霸凌?#24418;?#36824;有一个特点是,它可以“传播?#20445;?#21464;得普遍。

很多被欺凌者可能不知道如何处理这?#26234;?#20917;,但通过一些措施完全可以减轻或避免霸凌。

有研究者通过分析来自7个数据库的38篇关于医学生、护?#21487;?#31561;的文章,提出解决霸凌需要干预者和机构一起努力,分析出相对更有效的措施:

1. 明白霸凌的?#25353;?#21270;剂?#20445;?#19968;些工作或者个人原因使某些学生更容易被欺凌,识别出这些因素很重要;

2. 在干预者和学生间建立良好的关系,干预者应该明白他们的?#38712;穡?br>
3. 利用政策、制度但不?#28304;?#20381;赖;

4. 干预者的目标是所有群体,避免针对特定的群体;

5. 制定干预措施提高?#24418;?#32780;不是消除不良?#24418;?#20419;进良?#26757;?#22260;;

6. 使干预者具有专门的知识和专业的技能。


(?#35745;?#26469;源:Pixabay)

简单说来就是,面对被“霸凌”的人,如果你是他的同学或朋友,请让自己变强大能保护他,让他知道自己没有错,替他出气或是陪伴他;

如果是家人请一直支持他,鼓励他说出来,不要沉默;

如果是陌生人,请及时伸出你的援助之手,不漠视。

愿霸凌不再有!


(?#35745;?#26469;源:微博“电影少年的你?#20445;?br>


参考文献:
[1]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官网:http://www.court.gov.cn/zixun-xiangqing-116631.html
[2]Ayyala MS, Rios R, Wright SM. Perceived Bullying Among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ts. JAMA. 2019 Aug 13;322(6):576-578.
[3]Leisy HB, Ahmad M. Altering  workplace attitudes for resident education(A.W.A.R.E.): discovering solutions for medical resident bullying through literature review. BMC Med Educ. 2016;16(1):127.
[4]Chadaga AR, Villines D, Krikorian A. Bullying in the American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system: a national cross-sectional survey. PLoS One. 2016;11(3):e0150246.
[5]Ayyala MS, Chaudhry S, Windish D, Dupras D, Reddy ST, Wright SM.Awareness of bullying in residency: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 of internal medicine program directors. J Grad Med Educ. 2018;10(2):209-213.
[6]?#38750;?#32593;http://news.e23.cn/redian/2019-08-22/2019082200351.html?pc
[7]中华网https://news.china.com/socialgd/10000169/20190509/35861758.html
[8]新华网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world/2019-09/05/c_1124963966.htm
[9]Radoman M, Akinbo FD, Rospenda KM, Gorka SM. The impact of startle reactivity to unpredictable threat on the relation between bullying victimization and internalizing psychopathology. J Psychiatr Res. 2019 Sep 6;119:7-13.
[10]Gamble Blakey A, Smith-Han K, Anderson L, Collins E, Berryman E, Wilkinson TJ. Interventions addressing student bullying in the clinical workplace: a narrative review. BMC Med Educ. 2019 Jun 21;19(1):220.



小提示:78%?#27809;?#24050;下载梅斯医学APP,更方便阅读和交流,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

版权声明: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,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。如需获取授权,请点击

只有APP中?#27809;В?#19988;经?#29616;?#25165;能发表评论!马上下载

web对话
新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